中文 EN

司马台长城始建于明洪武初年,东起望京楼,西至后川口,是现代唯一一段保留明长城原貌的古长城。被视为锁钥重地的司马台长城,是清帝王去东北祭祖、狩猎必经之处,设驿道建营城,康熙帝曾在这避暑,乾隆帝曾在此阅兵,在这里留下许多传颂后世的赞美诗句。

1368-1398

明洪武十一年(公元1378年),太祖令徐达建古北口关城,并在北齐长城基础上砌石块以增强防御能力。

加修关城、大小关口和烽火台等关塞设施,并增修门关2道,一门设于长城关口处,称“铁门关”,仅容一骑一车通过;一门设于潮河上,称“水门关”,存遗址。

明初(公元1368年)开始,重点在于修建关隘,设兵屯垦戍边。也在沿边地方建筑墩台。明弘治十年(1427年)鞑靼王子率兵入侵古北口,因明军守备森严,使侵略者无功返。

1465-1487
成化时期(公元1465-1487年)开始,主要工程是将各关隘间连以边墙。并在边墙不周之处,或边墙以外山脊处铲成悬崖,地形平坦的地方挖成深濠,这样与边墙组成数重屏障,分别称为偏坡和濠塹。司马台长城附近的偏坡均位于长城边墙外侧、山坡较平缓的“山脊近顶处”,延伸长度相当长。此外,这段时期还将近边诸县的城池和边塞城堡进行更改和加固

1568-1572

隆庆三年(公元1569年)张居正为了加强防务,特别把著名的抗倭名将戚继光、谭纶调来北方。谭纶任蓟辽总督,戚继光任蓟镇总兵。

蓟镇所管辖的一千二百多里的长城,经戚继光的精筹划,亲自督修,十数年之间便成了一道城墙高峙、墩台林立,烽火台相望的坚固防线。

戚继光在修复古北口长城时,不仅保留了北齐长城,还在长城墙外又加砌了长城城砖,至此才有了著名的古北口双长城。

1933年春
1933年3月,国民革命军十七军,防守北平城的东北大门古北口,与日本关东军展开了一场殊死搏杀,这就是长城抗战中最为惨烈的一场战役—古北口战役。战火中的司马台长城遭到炮火轰击,断壁残垣间愈显苍劲。

1984-1988

1985年初,主持北京市旅游规划工作的于英士,李庚同志针对全国长城旅游保护开发设计和施工中“旧貌换新貌”的倾向,以及为迎合低档次旅游消费,使服务设施过多挤入保护主体地带乱建的情况,率先提出与旅游规划设计相结合,在北京建立明长城完整历史风貌型保护区的建议。

经过一年多的考察论证比较,认为司马台长城墙体独特,气势险绝,尤其是大环境基本保持了明代修筑使用时的完整风貌,具备了实施者一设计构想的基本条件。

1986年2月,经北京市政府报请,国务院将司马台作为全国首例选定的明长城历史原貌旅游保护开发段立项,并从国家旅游发展基金中拨专款整治入区道路,同时责成国家文物局和北京市根据这一总体构想提出具体的规划设计方案和施工设计技术方案。

随后,各相关学科专家,中央及北京有关政府部门和科研单位,反复论证,博采众长,不断深化、完善主题及技术方法。著名长城专家罗哲文先生经实地考察,认为原构想有科学依据,并对方案提出了重要的指导性建议。

1988年3月21日至4月5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ICCROM)委派6位专家赴中国考察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项目。2月24日,经国家文物局推荐,赴司马台长城考察。考察团成员中有国际文物保护权威、前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ICOMOS)主席费尔顿博士和教科文组织所属罗马文物修复中心古建部主任诸葛力多博士。

考察团在其书面报告中指出:“重建似乎得到限制,结果看来相当满意。”并评价“这里的修复符合国际上文化遗产的修复原则。”对这段长城修复过程中的作旧处理,称赞是“一种神奇的方法”。这是该考察团对北京地区《世界遗产名录》所载三处文物(另二处是周口店的北京猿人遗址和故宫)保护状况唯一的肯定评价。

1990至今

1989年,北京市文物局对其验收合格,并于1990年正式对游客开放。此后,司马台长城管理处每年都要投入大量资金对长城进行维护。

1991年以来,司马台长城景区的发展备受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关注,先后有江泽民、魏健行、姜春云、阿佩阿旺晋美、德国前总理科尔以及许多国家使节也浏览过司马台长城,并给予了很高的评价。

明初(公元1368年)开始,重点在于修建关隘,设兵屯垦戍边。也在沿边地方建筑墩台。明弘治十年(1427年)鞑靼王子率兵入侵古北口,因明军守备森严,使侵略者无功返。

2001年,司马台长城北定为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

司马台长城在这十余年的发展历程中,一手抓文物保护,一手抓旅游开发,现已建设成为国家“AAAA”级旅游风景区,并连续8年被评为市、县两级“文明景区”,荣获过“北京旅游世界之最”、“北京市优秀景区”、“京郊十佳好去处”等荣誉称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