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EN

在密云县东北部的司马台村还有一段非常奇妙的司马台长城。它有着其他长城段无法比拟的古朴之美,沧桑之美,雄秀之美,险峻之美,舞韵之美……这段长城已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定为人文保护遗址。

单边墙
从第四楼前行便是不足百米的石砌单边墙,这道墙高约3 米,墙上布置两排砖围砌的射孔。特别值得提出的是,射孔内口上檐的盖砖长达57 厘米,是这段长城中发现的尺寸最大的砖,它足以表现军工们烧造砖材的水平。单边墙是司马台长城的又一建筑特点,而且以不同的形式分段呈现。在东十二楼以东还有几十米砖砌 (类同女儿墙)单边墙,东十五楼(仙女楼) 至东十六楼(望京楼) 还有约300 米长城砖封顶 (部分地段) 的石砌单边墙,没有箭孔,当地人称其为 “天桥”。应该说,先人们在修筑司马台这段长城时,有意识地保留了明朝各重要修边时期的建筑形式。比如:明朝洪武年间(1373年至建关制塞) 修建的营城、成化年间(1465 一1487 年) 修建的单边墙、嘉靖年间 (1545 一1550 年) 修建的障墙和附墙台、隆庆三年 (公元1569 年) 至万历中期 (公元1587 年) 修建的城墙及各种空心敌楼,等等,使后人有机会饱览他们的建筑风采,所以有人又称这段长城是自然的 “长城博物馆”,具有极高的历史观赏价值和研究价值。

长城,广袤万里,水关也确有几处,单像司马台两泉对峙与长城世代为伴的情景却数少见。在司马台西侧的长城跟下常年流淌着水温38℃的 温泉,叫人称奇的是与之相距几十米的东山根却是冰冷刺骨的冷泉,犹如鬼斧神工,奇景天成,当地人给起了个好听的名字“鸳鸯泉”。据地质专家讲,这段冷泉是通往雾灵山的一条地下水脉,时隔50余年才能渗流到这里。所以,冷泉流量的大小,取决于50年前雾灵山地区的旱涝。1997年,密云县政府为造福百姓,兴修水利,水库面积2.3公顷,库容57.2万立方米。库水就是有温泉与冷泉汇集而成,所以,人们称其为“鸳鸯湖”。湖水波光粼粼,清澈见底。山峦、树木、长城一一倒映在水中,勾绘着另一番诗情画意。

由于湖水冷暖参半,致使每至严冬,湖内依然碧波荡漾,雾气升腾,天越冷,雾气越大。此时来看长城,吞云吐雾,又是一番奇妙景象。 在未建司马台水库之前,这里原有一个砬棚,砬棚里是温泉的喷泉口。温泉的四面墙壁是用长条青砖垒的,底部用方块砖铺面,这砖跟长城上的砖一模一样。据文物工作者考证,这砬棚是当年修长城的士兵为洗温泉浴而建。一直到水库建成以前,居住在温泉附近的人,一年四季还都在砬棚里用温泉水洗澡,甭提多舒服了,既能消除疲劳,还能治疗风湿、皮肤病。

当地有一个传说,修长城的士兵多为南方人,到北方水土不服,染上了皮肤病,犯及全身,无法修城。忽然一日从峡谷两侧相继冒出两股泉水,一冷一热,开始士兵用来洗脸,没几天,脸上的病症没了,士兵们惊喜万分,又用热泉和冷泉交替浸泡身体,病情迅速好转。士兵们认为这是天赐之水,示意自己应该好好修城。从此,士兵们修城更加卖力气,致使这段长城修的又快又好。

还有一种传说,司马台原本没有水,土壤贫瘠,人们只能种些玉米,高粱什么的,靠天吃饭。有一回刘伯温视察雾灵山地形,正值盛夏,天气炎热,刘伯温率众行至山半腰遇一巨石,忽然一阵凉风吹来,众人顿感舒爽至极,刘伯温兴致上涌,挥笔蘸着清泉在巨石上写下“雾灵山清凉界”六个大字,随即把笔往后一甩,言道:“水滴落之处应赐暖热、清凉泉水,以供百姓四季享用。”这滴水恰巧落在了常年流淌不息的温泉和冷泉。“雾灵山清凉界”六个苍劲有力的大字至仍在清凉界的巨石上镌刻着。

2002年,司马台长城管理处为充分利用水资源,再次截流蓄水,作为调洪,植树灌溉、旅游所用,使景区水域面积扩大到了6.8公顷。游人泛舟湖上,可尽享古塞风情。

东十二楼即五眼楼,又称将军楼。距景区停车场2570米。它是司马台长城段最精美的一座敌楼。这里视野开阔,地势险要,相传是将军指挥布放的场所,同时也是司马台城堡信息传递的重要联络点。

将军楼的做工非常讲究:下部条石合缝,上部磨砖到顶;内部用砖砌成两道大拱,三条通道,十个券门;中心室顶为帐,士兵层层设防,甚是威严,游人在里边唱歌,还会发出悦耳的回音;贴近箭窗的地方加砌横向的小筒拱,好像今日的窗帘槽,做法很考究;那楼门的石柱上,还雕刻着两朵并蒂西蕃莲花;就连上端四周的砖檐也是五层砖的双层棱角檐;顶部望亭的规模应该比较大,从遗迹看做工也是最精细的一座。这座敌楼处处给人一精巧、细腻、秀丽之感,仿佛它不是一座人间战争的防御设施,而是仙境楼阁。

望京楼,是东十六楼,海拔986米,是司马台长城最高的敌楼,也是北京文物的制高点。它耸立在老虎山顶峰,远望就像一把锥子,直插蓝天。据当地人讲,从前站在这座楼上依稀可见京城的轮廓,夜晚还可以看到北京城的万家灯火,故此得名。登楼四望,可以切身体会到“会当临绝顶,一览众山小”的豪迈心情,东可观“雾灵积雪”,西望“蟠龙卧虎”,北看“燕山叠翠”,南眺“水库明珠”。

登望京楼绝非易事。一位体验者曾做诗云“天梯高耸入云端,天桥悬挂云海间。亭亭玉立仙女楼,登临望京难上难”。现在的望京楼已经是座危楼,曾经过两次整修加固。为了保护文物和人身安全,希望游客不要试足涉险。远观也足以赏得它的壮美和威严。

说到望京楼,不能不提到已故的国家文物局局长王冶秋同志,他是新中国文物事业主要的奠基人和开拓者之一,为新中国文物事业立下了不朽的功勋,同时对文物、对长城结下了深厚的感情。遵他的遗嘱,1987年10月由罗哲文老先生陪同冶秋同志家属,把他的骨灰撒在了望京楼的山顶。王冶秋同志长眠于望京楼上,忠魂依旧守护着自己的事业,这对司马台的长城保护工作来讲是一种激励和推进。

在十三楼东侧一点儿,有一大溶洞,斜通长城内外,当地人习惯叫它“窟窿山”,因为长城从窟窿山上凌空架过,有人又给起了一个好听的名字“空中长城”。窟窿山的北洞口又分左右两个小洞口,传说这是二郎神担山时留下的扁担窝。

爬到天梯的顶端,向东走不远的山尖上,东展西扩建成的一座地基长5.6 米,宽仅4.7米的敌楼,就是仙女楼。仙女楼为两眼楼,是司马台长城敌楼中身姿最为苗条的一庆。它高耸挺立、宛若仙女玉立在群山之巅。

老人讲,祖辈修这段长城十分艰难,山脊上只有容足之地,更别说送砖石料有多难了。根本没有对堆料的地方,那么这座敌楼是怎么修成的呢?这里流传一个故事: 在离仙女楼不远的村庄里,有一个英俊的牧羊哥,从小丧失父母, 靠给人家放羊为生,孤身一人十分贫苦。这里由修筑长城没多久个个便和修边将土们混熟了,经常让将士给讲打仗的故事。将士们很喜欢他,经常给他馒头吃。可当修到仙女楼时,好多士兵连累带热病倒了,修边人手少了,规定的修边工期却日益逼近,不按时完工会受到处罚的。这下儿可急坏了将土们。牧羊哥也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平时待他很好的大哥们都病了,可自己一点儿忙也帮不上。情急之下他决定瞒着东家赶羊驮砖。羊驮人背,数下来,羊摔死不少,牧羊哥也是遍体鳞伤。

一天,东家来找羊,见到这种情形气得上前就打牧羊哥,士兵们强加阻拦,才使牧羊哥免遭毒打。这回牧羊哥铁了心不再给东家放羊,要参军修边,并要求亲手修建这座敌楼。牧羊哥吃住在山上,整天干个不停。但毕竟一个人的力量有限,。一个月时间过去了地基刚刚整理好。一日,牧羊哥正在小憩,山顶周围忽然变得云雾缭绕,清风阵阵,砖石像长了腿似的自己往山顶跑。当牧羊哥醒来时,发现楼基已经被人垒砌好了,甚是惊讶。一连数日,云雾不散,牧羊哥每次休息醒来的时候,都见墙台高了许多。一次,牧羊哥假装睡着,眯缝着杨静看着这座敌楼。不一会儿,清风吹起,只见一仙女站在云端挥甩着衣袖,城砖随着就往敌楼上砌,这下儿可把牧羊哥看傻了,忘记了掩饰e 忽然,仙女飘落在牧羊哥身边,说道:“小哥起来吧,不用装了,我看你为人正直忠厚,不畏困难,特来助你。” 牧羊哥听到这儿,定了定神忙说道:“多谢仙女姐姐相助。看来,仅凭我,就算豁出这条命,也难以帮助士兵大哥们按照工期规定时间建好这座敌楼。姐姐的帮助犹如救我的命,我怎么才能报答你呢?”仙女微微一笑,道:“我原本到凡间游玩儿的,到此见你做得辛苦,加上这里的风景也着实不错,就算给我自己建造人间殿堂吧。” 这下儿,可把牧羊哥乐坏了,心里暗下决心要把这座敌楼建得最秀美。终于有一天,这座敌楼在牧羊哥和仙女的共同努力下耸立起来了,他们之间相互爱慕之情也日益加深,于是,一段恋情也就随之开始了。但是好景不长,仙女被召回天庭受罚,牧羊哥就坐在这座和仙女一同建起来的敌楼楼顶千遍万遍地呼唤着仙女。仙女再没有回来,牧羊哥最终也因悲伤优郁过度而死。临终前他说要永远守候仙女楼,士兵们按着他的遗愿,把他葬在了这座敌搂的山崖下。

天梯距景区停车场3160 米。远观天梯犹 如挑起的大拇哥,直指蓝天。 修在这的边墙,就好像登人天宫的梯子,因此, 敌人们称作“天梯”,天梯实际是单而石砌边墙,内侧设有障墙,一道道障墙南侧是一阶一阶的台阶随着山势步步升高,倾斜角足有80 度。登天梯要手脚并用,手要扒稳,脚要踩实,一阶一阶住上挪动,眼睛盯住正前方,不能向下和右侧看,否则,二目眩晕,就有坠入深崖的危险。

传说,在修筑这段长城时天梯至望京楼一段原本不在修筑计划之中。因为这里尽是高耸的悬崖峭壁,常人根本无法通过。那为什么最后还是修筑了这段惊险工程呢?据说,一次朝廷派官员视察这段工程,一进司马台村驻马端详山脉许久,摇瑶头没有说话。到了长城上从东走到西,反复看,然后望着东山脊念叨着 “不行,不行,此乃睡龙病虎,有形无神。”随行的修边将军一听,忙上前施礼道:大人,我等在此修边,依山就险,长城建筑得坚固无比,御敌体系多有创新,外敌要从这儿过犹如登天。不知何处令大人不满意,还请大人明示。这位大人随即说道,边墙修的很好,但是东侧墙放弃了制高点,此乃军事大忌。再有,从边墙走势看,盘龙无首,猛虎失威,不妥,边墙应该再生架修到那个山梁。说着,手比划着现在望京楼的位置。修边将军听到这儿,皱有唱道;“再往东修边很难,单人行走都袼小心。”这位大人一听,沉下脸来说:“做特军除了英勇善战,还应智慧过人,想想办法。”

朝廷来的大人走后,可愁坏了修边将军。他赶紧召集将士们想办法、出点子,通过大家数个日 日夜夜的苦心琢磨,集思广益,终于定出了修筑方案。戍边将±们在这恶劣的条件下,依据实际地形,灵活运用原定修筑方案,数月后,便在这又陡又窄的山脊背,修筑成了梯子形的长城,一阶一阶的,阶阶升高,士兵上下也方便。在紧靠梯子外边,还修了一阶阶石墙,以保士兵安全。修筑到“天桥” (仙女楼至望京楼中间) ,索性只建约40 厘米宽的高耸的石墙。这段艰苦工程终于完工了。将士们忽然感觉到长城与山融为了一体,长城沿山脊昂首奔人云端,灵性倍增。从司马台城堡看去,又犹如猛虎侧首望京,显示出不可侵犯的威严。后来,朝廷那位大人又来视察,表扬了修边将士们,称赞将士们灵活运用了 “因地制宜,用险制塞” 的修边原则。现在如果有机会伫立在 “天梯”脚下看一眼,就知道修这段长城有多么艰难。

Top